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闽都文化 > 船政文化
这是一张来自马尾百年前的毕业证书,长啥样?
2020-07-2910:07:31来源:福州新闻网
0

1.jpg

  千年古港,百年船政的马尾,被誉为中国近代史“活化石”,是中华民族图强逐梦、复兴之路的一个起航点。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变幻沧桑,中国船政文化已成为福州马尾乃至全国宝贵的精神财富。本期,我们将开启“船政宝藏”系列专题,连续推介相关船政文物,重温曾经的辉煌和沧桑。

  清船政提调颁发给黄季良的学业执照

  1883年由清船政提调颁发的船政后学堂驾驶专业学生黄季良的毕业证书,二级文物,纸质,长57cm,宽70cm。这份执照的颁发证明当时的黄季良已经具有了驾驶舰船的资格。

  黄季良(1860—1884),广东番禺人。1874年随第三批幼童赴美留学。1881年与詹天佑、欧阳赓、吴应科、容尚谦、杨兆楠、邝咏钟等16人一同撤回国内,编入船政后学堂驾驶专业第八届。毕业后黄季良被派往“扬武”练船实习,1883年4月舰课检验合格,黄季良被授予七品军功,分配到“扬武”号当见习军官。

  而此时的中国已是西方列强觊觎的对象。1884年7月,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率领舰队以游历为名开进马尾港。清政府仍寄希望和谈,船政轮船水师一直处于被动局面,但水师官兵毫不畏惧,无不同仇敌忾。眼看着战争一触即发,国难当前,抱定以死报效祖国的黄季良挥笔写下了一封书信,托岸上的人将信连同自画像寄回家中。他在书信中表达了自己以身报国的坚定信念,在忠孝不可两全时,以之慰别年迈的父亲。

  1884年8月23日下午1时56分,法舰乘退潮时,首先开炮击中船政轮船水师旗舰“扬武”舰船,中法马江海战爆发。海战中的扬武号首先中雷,正在操炮反击的黄季良当时已经重伤,血流满面,犹发弹不已。片刻后复中一弹,壮烈殉难。后清廷赐荫云骑尉世袭职,入祀马江昭忠祠。

  【专家点评】

  马尾船政文化研究协会会长 陈悦

  毕业执照,相当于现代的毕业证书。这份签发于1883年的毕业证,是十分罕见的清代船政后学堂的堂课毕业证实物,包含着多层历史信息,具有历史实证价值。

  1881年,包括黄季良在内的一批留美幼童转到船政后学堂学习航海。由于这批学生有过在美国长期留学的基础,根据北洋大臣李鸿章的建议,其学制从原本的五年被大幅缩减至二、三年,1883年就告期满,是船政后学堂历史上非常特殊的一届,这份毕业证就是这段历史的生动反映。需要注意的是,这份毕业证属于学堂学习完成的凭证,毕业生此后还要到练习舰学习,通过练习舰的考核后才能成为正式的海军军官。

  显得有点特殊的是,通常船政后学堂的毕业证都应当是船政大臣核发,而这份毕业证却是船政的提调委员签发的,这背后又藏着一段历史。1882年5月,时任船政大臣黎兆棠因病请假,此后一直到1883年5月9日新任船政大臣张梦元抵任前,这段时期船政的工作都是由提调吕耀斗在负责,因而这份1883年4月25日的毕业证是以提调吕耀斗的名义签发,加盖的是很罕见的船政提调关防,又是船政一段特殊历史的印证。

  此外,这份毕业证的主人黄季良后来派上“扬武”舰学习,在中法马江之战中英勇殉国,这份证书又是记载了马江烈士生平的重要实证文物。

2.jpg

  1947年陈其华在永兴舰的实习日记和实习证书

  陈其华的实习日记和实习证书,均由陈其华本人捐赠。陈其华,福建人。海军学校航海专业第十二届学生。1947年2月至6月在永兴舰实习,期间曾随舰到达南沙群岛并登上太平岛。

  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每届船政后学堂驾驶班和管轮班的毕业生都会登上练习舰,巡视南海诸岛,宣示主权。1909年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舰巡视南海,探明西沙岛屿15座,逐一命名并对各岛礁开展实地测量,共绘得海图27幅,这是首次以官方身份测绘并绘制的西沙群岛总图和西沙各岛的分布海图。同年,清政府成立了“筹办西沙岛事务处”和“管理东沙岛委员会”,对南海岛屿开展了有针对性的开发。抗战期间,日本侵占西沙、南沙群岛。1946年11至12月,中国根据中英美共同签署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派出太平、永兴、中建、中业四艘军舰收复西沙、南沙群岛。为了争取时间,舰队兵分两路,总指挥林遵率太平、中业两舰收复南沙群岛,副总指挥姚汝钰率永兴、中建两舰收复西沙群岛,举行隆重的接收仪式,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恢复行使主权。

  陈其华在永兴舰的实习日记和实习证书记录和佐证了船政学生巡视南沙群岛的史事,同时帮助我们了解当时海军官兵日常生活和训练的状态,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3.jpg


4.jpg

  【专家点评】

  马尾船政文化研究协会会长 陈悦

  陈其华实习日记、实习证书,是近代中国海军巡弋南海、维护主权的生动历史记录,同时又是船政海军教育历史落幕阶段的重要证物。

  船政的海军教育起源于1867年的船政后学堂,此后历经清末、民国的变迁,在20世纪30年代更名“海军学校”,成为举国唯一的中央海军学校。抗日战争期间,学校撤离马尾,辗转内迁到贵州桐梓,继续招生、办学,保持着船政海军教育的薪火不灭。然而到了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权派系倾轧,1946年在上海新设“海军军官学校”,延续着船政前学堂血脉的“海军学校”被撤销。未毕业的在校生于1946年末被集中到南京短期受训,而后在1947年1月分派到海军各舰见习。

  陈其华是抗战胜利时“海军学校”尚未毕业的航12届学生,和7名同学一起被分派到“永兴”舰见习,这本日记就是陈其华在“永兴”舰见习期间所写。“永兴”舰是抗战末期美国援华的护航巡逻舰,参加了1946年秋季巡阅南海的活动,西沙群岛的一座岛屿即以该舰的名字命名。巡海活动后,“永兴”舰留防广州,在1947年春又进行了一次前往南沙群岛的巡弋活动,恰好在这段时间登舰见习的陈其华幸运地参加了活动,并登上了太平岛,日记中可以看到抑制不住的激动之情。

  记者 王晓霞 图片由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提供

  (来源:马尾的事儿)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网站纠错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