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闽都文化 > 闽都人杰
潘牥其人其事
2020-07-1612:50:56来源:福州晚报
0

  作者:苏静

1594875101269537.jpg

潘牥像

  潘牥(1204—1246年),字庭坚,号紫岩。宋代闽县(今福州)富沙人,祖籍长乐三溪。潘牥初名公筠,为避宋理宗之讳,因梦有人持方牛首与之,遂改名牥。不过,历史上潘牥以字行于世。

  进士出身

  潘牥自幼聪慧,据《后村千家诗》云:“庭坚幼有隽才,读书五行,终身不忘。作文未尝起草,尤长乐府,年六七岁,尝和人诗,云‘竹才生便直,梅到死犹香’。”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年),潘牥中乙未科吴叔告榜进士第三人。

  潘牥于进士对策时云:“陛下承休上帝,皈德匹夫,何异为人子孙,身荷父母劬劳之赐,乃指豪奴悍婢为恩私之地。欲父母无怒,不可得也。”又曰:“陛下手足之爱,生荣死哀,反不得视士庶人。此如一门之内,骨肉之间未能亲睦,是以僮仆疾视,邻里生侮。宜厚东海之恩,裂淮南之土,以致人和。”大意是说,陛下乃上天降下来的圣人,天天忙于政务,将手足之爱、生荣死哀置于一边,反而得不到一般老百姓一家骨肉团圆的那份悠闲,看不到邻里之间的和睦与争吵。正是皇上将东海之恩遍洒国中才导致百姓的人和。当时对策的人有数百人,虽然潘牥的策语最迎合圣意,但其涉及骨肉之情乃是极论,且言语最直,故难与皇子竑亲睦。加之会殿中侍御史蒋岘劾、方大琮、刘克庄、王迈前倡异论,并诬牥姓同逆贼,策语不顺,请皆论以汉法。因此,最终未能得到重用。

  潘牥中第后,先是调镇南军节度推官、衢州推官,皆未上。后历浙西茶盐司干官,改宣教郎,除太学正,旬日出任潭州通判。此时正好发生日食,他应诏上封事曰:“熙宁初元日食,诏郡县掩骼,著为令。故王一抔浅土,其为暴骸亦大矣。请以王礼改葬。”又移书丞相游似申言之。潘牥为官虽颠沛,却不忘纳忠。游丞相心善其言,欲收用之,而潘牥却于淳祐六年(1246年)卒于任上寓所,年仅43岁,可谓英年早逝。据说后来潘牥廷试策传遍京师,识者以为张九成、王十朋辈人,这自然是后话了。

  紫岩趣事

  潘牥号紫岩,事有凑巧,连江中鹄里(旧名通化,今丹阳镇坂顶村杜棠)也有一处岩壁叫紫岩,石作青紫色,傍凤楯山而高起。潘牥有句赞之:“何当瀑布山前路,卧看飞淙泻石嵌。”

  潘牥因自号紫岩,故对连江凤楯山边的这块紫岩情有独钟,不过钟爱中却有几分嫉妒之心:“昔人自有两赤壁,此地何妨先紫岩?”

  嫉妒归嫉妒,但潘牥还是心系紫岩。他爱兰花,尤喜丹阳紫岩山的剑兰。有《遣人取紫岩剑兰》一诗为证:“万里鲸波一苇航,坐移楚畹置吾傍。叶侵海气三分瘦,花比家山一样香。灌溉预先收露水,栽培偏爱近朝阳。莫教晚节侪萧艾,我欲归来结佩囊。”一个人因字号与一处偏僻的岩石有挂碍,也足以窥探出潘牥也是个性情中人。虽说仕途不那么顺畅,但他也是活得富有情趣。

  诗词传世

  潘牥死后,豪放派诗人、莆田人刘克庄为其撰墓志铭。其文章被人广泛传诵,画像也在郡贤祠受人祭祀膜拜。

  这位病故于盛年的宋代词人,生前著有《紫岩集》,可惜已散佚。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辑有《紫岩词》一卷,还著有《古乐府》诗集。《宋史》《南宋书》有其传略。

  潘牥存词5首、诗歌80余首。词如《乌夜啼》:“无端小雪廉纤。入平檐。金鸭旋添龙饼,莫开帘。寻梅约。开还落。可曾忺。合作一年春恨,上眉尖。”《满江红》:“筑室依崖,春风送、一帘山色。沙岛外,渔樵而已,别无闲客。醉后和友眠犊背,醒来瀹茗寻泉脉。把心情、分付陇头云,溪边石。身未老,头先白。人不见,山空碧。约钓竿共把,自惭钩直。相蜀吞吴成底事,何如只抱隆中膝。漫长歌、歌罢悄无言,看青壁。”

  诗歌如五言律诗《元日登九山》:“不到鳌峰久,重来感物华。松应添岁寿,梅尚隔年花。清磬闻朝斗,丹炉借瀹茶。满城人记节,此日正喧哗。”七言绝句《春花秋色》:“似觉山桃野杏非,耻将浓绿眩群姿。向天乞入秋风队,兰菊中间入片时。”

  作为南宋福建有名的才子,他不仅擅长诗词,也贪恋风月。最能显示其风流才气的代表作是《南乡子·题南剑州妓馆》:“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唯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梅花独自看。”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网站纠错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