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纵横 > 福州英烈
聂伙明(1961—1979年)
2019-12-1810:54:26来源: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0

聂伙明(1961—1979年)福建省连江县人。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他幼年丧父,由勤劳善良的母亲郑增娇和祖父聂德灼抚养长大。聂德灼是我党在解放战争时期的老游击队员,多次参加过我地下党组织领导的农民暴动,为配合南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福建,在解放连江的战斗中出生入死、英勇战斗。聂伙明自幼从爷爷那里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立志走革命道路,接好革命的班。当聂伙明到了上学读书的年龄时,恰逢“文革动乱”,学校已经停课“闹革命”。他只好在家帮助母亲做些家务,到生产队做些力所能及的劳动。15岁那年,生产队长见他个头已经不小,让他和村里的青年上山打石头。他勤劳好学,常常主动要求到基建工地去学砌基石和打土墙。不久,就成为生产队里劳动大军中的骨干。

1977年1月他应征入伍,编在福州军区厦门守备师浯屿守备营三连当战士。在部队里,他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积极投入射击、投弹、行军野营、刺杀冲锋等军事训练之中。第二年他被守备营评为特等射手。但最使他感到困难的是文化和军事理论学习。他没上几天学基础太差。他下定决心要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学会他原来不懂的东西。因此在上文化课时,教官讲的他句句听进耳里,记在脑中,对于生字难句他学着查字典,请教别人,不会计算的数学习题,他虚心请教老师、战友。他经常放弃休息和娱乐的时间以惊人的毅力,学完了初中的课程,读完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还写了厚厚的几本学习笔记。各项文化知识考核都达到上级要求,1978年4月,他加入了共青团。

1978年底,越南黎筍集团在我国边境蓄意挑起事端,枪杀我国和平边民,侵占我国神圣领土,激起我国人民的无比愤慨。1979年初,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对越自卫还击。聂伙明所在部队首长传达了军委的指示精神,进行参战动员,聂伙明听后义愤填膺。向连指导员提出申请要求参战。他在申请书中写道:“我是革命者的后代,知道新中国是无数革命先烈前仆后继,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保卫红色江山不受侵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崇高使命和神圣职责。为保卫人民、保卫祖国我决心牺牲个人的一切换取万家的欢乐。”连队领导批准了他的请求。

1979年1月下旬,他从厦门驻地乘火车到广东省湛江市,在那里进行了10多天的战前训练后,编入广州军区53562部队85分队。2月初,他随部队出发到达广西凭祥,2月16日凌晨,我国对越自卫还击全线出击。该部的主攻目标是拿下越军的战略要地同登县后,迅速占领同登火车站,切断敌军的交通命脉,然后随主力部队向谅山进发。同登是越军友谊关外的第一战略重镇,是越南正北面的咽喉要塞,因此,由越军的主力部队号称“英雄团”的十二团驻守。该团装备精良,工事坚固,越军得意地叫嚣:“中国军队至少3个月才能拿下同登”。聂伙明所在连队在攻打同登的战斗中担任穿插任务,该部攻下友谊关后,火速向同登地区进发,在离同登镇大约3公里一带,我部连续消灭了一、二、三、四号高地上的全部守敌后,又迅速攻占了五号高地。这时敌军仍负隅顽抗,为了阻止我军前进,调集了大批增援部队和补充了大量枪枝弹药,利用地形优势和牢固的工事,明碉暗堡,从三面以重火力向我军夹击,使我军部队无法前进。在这紧急关头,为了引开敌军的火力,掩护战友前进,聂伙明的闽籍战友陈显锋一跃而起、带领一个战斗小组冲上五号高地的左则,对敌人发起猛烈射击。霎时间,敌火力迅速向他密集扫射。陈显锋战斗小组的英勇行为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战士的斗志,聂伙明和战友们一起像猛虎下山一样,飞快冲上高地追杀敌军,立即拿下了同登镇。部队在稍作整顿,增补兵源和弹药给养后,23日,聂伙明随部队搜剿同登地区一带的残敌,抢占同登火车站。这时越军仍有部分残余兵力躲藏在坚固的暗堡里,频频向我军施放冷枪和炮弹,以阻止我军前进。为减轻我军的伤亡,赢得战斗的时间,聂伙明采取对敌迂回作战的办法,拔掉敌军一个又一个火力点,就在他向同登火车站靠拢,举起冲锋枪向敌军扫射的时候,突然被敌军一发炮弹击中,当场壮烈牺牲。时年仅18岁。部队党委为他追认一等功,并根据他生前的遗愿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

(源宝仪)

(来源:1995年5月出版《福州革命烈士传略》)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网站纠错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