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纵横 > 史海钩沉
畲山烽火
2019-09-1915:51:59来源:“福州史志”微信公众号
0

  连江县畲族人民有着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畲族人民的革命斗争是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新民主主义漫长、曲折、艰苦的革命斗争历程中,畲族人民在中共连江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先后开展了组建党组织、创建革命武装、建立红色根据地、苏维埃政权,开展打土豪、分田地、减租、减息、抗捐、抗税等斗争,其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彪炳于闽东革命史册。

  连江县是闽省畲族聚居地之一,畲民有着悠久的历史与灿烂的文化积淀。据古籍记载,畲民的祖先居住在广东潮洲,祖墓葬于凤凰山,唐朝始迁入福建,先在马鼻沿海登陆,后向内陆迁移,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地流转,僻居于深山老林。一般几户或几十户聚集成村,有的和汉族杂居,形成大分散、小集中的居住特点。畲族有自己的语言,通用汉文,妇女着凤凰装以纪念祖先,畲民勤劳、勇敢、善良、真诚,筚路蓝缕、开发山林,从事以种水稻、蕃薯、茶叶等为主的生产劳动,兼营竹笋、薪炭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

  在旧社会,广大畲民深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剥削与民族歧视,政治上毫无地位,经济上极度贫穷,文化上非常落后。历代的封建统治者乃至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为了巩固他们的统治地位,故意制造民族矛盾,鼓吹大汉族主义,以便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他们把畲族视为异端蛮种,肆意欺压凌辱,制定了种种苛刻的法令,强令畲民改变服饰。土豪劣绅还诬称畲民为“兰雷仔”、“蛇婆”等,畲民进城赶集或为人做工,经常受到土豪、恶霸、兵痞的辱骂和殴打,甚至强迫畲民留下过路钱。捐丁、税棍稍不如意便对畲民拳打脚踢,掏锅挖灶、关押吊打。总洋村畲民因交不起捐税,全村30多人竟被集体捆走关押吊打。

  反动政府的捐税多如牛毛,小沧乡樟后村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畲村,被摧缴的捐税名目多达30多种,什么月捐、房捐、门牌捐;田税、契税、杂税;户籍费、保甲费、处丁费、联保费等等,只要他们勒索的念头一动就可以制定出一个捐税名目,向畲民要钱要物。洪塘乡保长差2名狗腿在秋收时到田里走走,就要畲民一筐“巡洋谷”。

  国民党政府还强征畲民入伍,制定了四抽三、三抽二、二抽一的拉丁抓夫政策,强行把青壮年畲民送往战场,充当打内战的炮灰,被抓丁的十有八九有去无回,因抓丁造成自残和家破人亡的悲剧。地主、恶霸也趁火打劫,霸占畲民的田地,仁山乡溪利畲村原有自耕地522亩,被霸占后仅剩一半。

  总洋村畲民32户,只有土地5亩,畲民人均仅3厘田。失去土地的畲民绝大多数沦为佃户,不得不租种地主的田来糊口,而地主则故意抬高地租,有四六开、三七开等,并随意起佃。畲民一年到头起早贪黑,拼命干活,可交租之后所得无几,往往是镰刀挂上壁,肚子粘腹脊。为了度日,许多畲民不得不向财主借贷,高达50%-100%的利率就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往往是几辈人也还不清。为了还债,许多畲民卖儿卖女,一旦遇上天灾人祸,上吊、投水、病死、饿死不计其数,其情景惨不忍睹。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斗争。”历史上畲族人民曾多次揭竿而起反抗官府暴政,但均因没有革命理论的指导与先进政党的领导而失败,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畲族人民团结奋起,才赢得了革命的胜利。1949年8月,连江解放,畲族人民当家作主,畲山奏起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凯歌,畲族人民从此摆脱了贫穷和苦难,开始向文明、富足、小康的道路奋进。

  连江县是闽东革命的发源地和中心之一,是闽东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1929年在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的领导下,党的组织和革命斗争得到恢复和发展。1930年夏,中共连江县委书记杨而菖化装成算命先生到畲山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和畲族青年兰礼义、雷礼光、兰元进、兰礼在、兰弟弟、兰礼送、雷礼平、兰依弟等人交上了朋友,杨而菖平易近人,善于诱导,受到畲族兄弟的敬重和信任,畲民都把他当做知心人向他诉心里话,有的诉说生活的艰苦,有的控诉地主、恶霸的欺压。

  杨而菖因势利导,耐心宣传革命道理,告诉畲民:“富人之所以富,穷人之所以穷,不是因为富人命好,穷人命里带穷,而是穷人的劳动果实被富人占有、剥削去了,地主不劳动,却吃好穿好,穷人终年劳碌,却是衣不蔽体,家无隔夜粮,这都是吃人的剥削制度造成的,只有跟着共产党走;团结一心闹革命,才能打倒地主劣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穷人才有希望和出路。现在江西和闽西各县的农民已经这样做了,他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成立红军,成立苏维埃政权,打土豪、分田地,穷人真正扬眉吐气,我们连江要向他们看齐,我们也要这样做”。这些话就象春雨一样滋润着畲民的心田,唤醒了畲民的阶级觉悟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兰礼义、兰元进、兰礼在、兰弟弟、兰礼送、雷礼光、兰依弟等8位热血青年当即要求参加革命,要求加入党组织。

  于是在北溪畲村炭窑内,面对鲜红的光旗,兰礼义等8个畲民高举右手庄严宣誓:“为共产主义而奋斗,永不叛党。”畲村第一个党支部成立了,兰礼义任支部书记,星星之火在畲山点燃,不久又在义沃、下洋、建庄、鹅角仑、刘山、安后、朱山、周溪、黄家洞等畲村建立了党团组织,发展了兰协峰、兰礼坤、雷礼水、钟金銮等一批畲族青年加入党团组织,党的队伍日益扩大,党的号召鼓起了畲民革命斗争的勇气。

  1931年秋,减租抗债揭开了波澜壮阔的斗争序幕。东湖乡的安后、守头园、天竹等畲村在黄孝敏、郑厚康的指导下,发动畲民秘密组织农夫会,提出减租“二成半,按实除皮,实行一杆枰,大家共同减”等口号,向地主开展减租斗争。在畲族党员兰维院的带领下,七八个畲民组成一队,挑着按减租二成半的租谷向地主交租。慑于畲民人多势众,地主不敢反对,只好收下。

  透堡附近的畲民在党支部的领导下,拿着旗子,扛着横幅在透堡街游行示威,声援透堡减租。长龙总洋的兰礼送、兰其进、兰礼义和长龙鹅角仑的兰礼银、兰金伙、兰礼宜、兰伙伙、兰礼金、兰依同、兰狗狗等畲民遵照透堡农会的指示,分别向丹阳的山边村、后湾村地主开展减租斗争,均取得了胜利。畲民的斗志旺盛了,党支部和农会乘胜又发起了抗债斗争,“消灭高利贷剥削”、“废除苛捐杂税”等口号在畲寨震响,并规定农民之间所借的钱和谷,应该有借有还,不算利息,对“土当”(财主)不算利息,也不还钱,把实物退还原主,受到了畲民的拥护。1932年初,国民党政府既收烟苗捐又铲烟苗,激起农民愤怒,群起开展抗捐斗争。4月29日,在党的领导下,2000多畲汉群众举行集会,发出布告,张贴各乡,向海军陆战队驻地游行示威,一路高呼反抗鸦片捐、交回被收烟款等口号,震动全县。

  1932年底,畲民在党的领导下再次发动了减租斗争,畲民的减租斗争由于有党的领导,有中共福州中心市委陶铸亲自在官坂合山创建的工农游击队做后盾,声势浩大,地主吓得心惊肉跳,有的逃到福州和县城里去了,在减租斗争的同时还开展了借粮斗争,由游击队和农会出面,兰礼在、兰礼义等党员把地主召集起来开会,告诉他们:“今年收成不好,游击队发展了,需要大批粮食,请你们把多余的粮食借给我们,等收成好了,革命成功了再偿还。”地主面面相觑不敢反对,只好勉强答应。

  对于浦口、丹阳等外地地主则采取“借租”的办法,农民在还租时,预先扣下二成半,地主追问时,农民同一口径回答:“老爷,因收成不好,留下些给我们活命吧,来年一定奉还。”地主气得发狂,但慑于农民人多,只好徒唤奈何。畲民称这种办法叫“老虎借猪,有借无还”。有的地主不顾农会的通令依然强行催租逼债,农会则针锋相对,刹下地主的反动气焰。马鼻地主派两个捐丁,挑着布袋到总洋村收租讨债,他们刚到义沃村口便被畲民捉住押往游击队驻地,由兰礼在担任审讯官予以审讯,吓得两个捐丁抱头鼠窜,地主逼租的势头有所收敛。

  减租斗争的开展,使畲民得到了实际的经济利益,锅里有米煮,地主恶霸也没有过去那样威风了,大家认识到团结斗争的力量,认识到共产党是真心实意为穷苦人民谋利益的,广大畲民和党的心贴得更紧了,革命的劲头也更足了,妇联会、儿童团.等组织相继建立,雷朱悌、雷礼顺、兰岳忠、兰金发等10余名畲族青年踊跃加入游击队,使游击队由原来的30多人增加到50多人,壮大了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在畲村还建立了一支由畲民组成的游击队,雷为坤任队长。在畲民的带动下,附近的汉族群众也纷纷响应,苦大仇深的林嫩嫩、林金贵、林寿銮等汉族青年也加入了游击队。随后县委机关也迁入畲村,游击根据地初步形成,长龙畲族山区成了连江革命的一面旗帜,在党的领导下游击斗争迅猛开展。

  1932年底,由畲族青年雷礼光当向导,抓获民团团总谢信棋,获赎金一千多元。与此同时,畲民配合游击队一举攻克东岱镇,消灭敌海军陆战队一个排。

  游击斗争初期,游击队内部混进少数土匪、流氓分子,这些人员虽有一定的作战经验,对提高游击队的战斗力起过一些作用,但土匪习气重,纪律涣散,对革命队伍的破坏性很大。国民党在多次军事“围剿”失败后,改变策略,转而在游击队内部收买不纯分子,企图从内部打开缺口,消灭游击队。1933年1月,透堡民团以2000块银元收买游击队卜克枪队长李德标等8人,他们结伙叛变,以“游击队生活太苦”、反“贪污”等名义企图捆绑杀害连江县委书记陈茂章、游击队政委黄孝敏。

  在紧急关头,兰礼义、兰礼在、兰元进等人挺身而出,坚决制止叛徒的卑劣行径,掩护陈茂章、黄孝敏等同志,护送他们离开长龙回福州市委汇报情况。当李德标等人企图将队伍拉向民团时,畲民再次站出来,坚决反对,有的畲族队员还拖枪回家,暂时离队,以保存力量。由于畲族队员和群众的坚决斗争,李德标等人的阴谋无法得逞。不久福州中心市委派杨而菖和任铁锋来处理事变,在兰礼义等畲民的配合下,用分而治之的办法将李德标等5人捕获。3月12日在畲汉聚居的洪塘村召开宣判大会,福州中心市委也派代表参加。100多畲汉群众冒雨前来观看。兰礼在担任法官,他用铁的事实指控叛徒的罪行,而后宣布叛处李德标等4人死刑,李德标、郑太佺2人被当场执行枪决,其余被驱逐出队,游击队的肃反取得了胜利。

  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机关报一一《工农报》(1933年3月15日)专门作了报导:“游击队将捕获的5个反革命分子举行公开审判。事前由游击队员大会选出代表和农会的代表及政治委员组织审判委员会,共产党福州市委代表与连江县委代表为陪审。革命军事法庭是布置在洪塘。当开审时大雨淋漓,农民冒雨来看审的几近百人,没有学过法律的法官,以两点钟的工夫,在群众高呼‘对’的呼声之下判得‘明若神明’。宣词是‘组织反革命组织,勾结透堡民团,企图消灭游击队,为首3人李德标、郑太佺、陈景良、杨与密、任向贤(后2人在逃)执行枪毙,其余逐出游击队。在庆祝肃反胜利中,盛大的授旗典礼在紧张的空气下举行,市委代表、县委代表的训词;农会代表及来宾的演说;队员的答词;红旗的飞舞;声震山岳的口号,令人兴奋得欲狂。大会散了后举行宴后,大碗的酒、大块的肉,农会代表、农会会员与队员们吃得话都说不出来,面上泛着红霞,嘴角露着微笑,连江工农的命运是在这里决定了。”

  游击队事变解决后,连江县委按照市委指示精神,对游击队进行了彻底的改造,一批在斗争中表现勇敢的队员被提拔到领导岗位,兰礼义、兰礼在也成了游击队的领导人,游击队内士兵委员会得到恢复,建立了各种制度,制定了学习和训练大纲,从而在思想上、政治上保证队伍的纯洁,使革命斗争在长龙畲山重新活跃起来,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

  1933年5月,连江县第一个红色政权一一连江县革命委员会在畲山成立,主席林嫩嫩,下辖:财政部、粮食部、土地部、肃反部及山面区革命委员会。县革命委员会在各畲村实行土地革命,制定了“抽肥补瘦、抽多补少、畲汉同等对待”的分田方案,方园40里的长龙山区畲民第一次分到了土地。为了发展生产,革命委员会还制定了禁烟、禁赌、禁盗、禁杀耕牛、禁粮食漏入白区、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主、废除缠足、反对纳妾,创办列宁小学、买卖公平、保护工商业、平抑粮价等10多种法令法规,使昔日萧条破败的畲村焕发了生机,不少畲族妇女走出家门,参加妇女识字班,学唱革命歌曲。妇女会、青年团、互救会、儿童团等组织进一步壮大,各畲村还相继建立了由畲民组成的赤卫队,革命洪流如畲山春笋节节拔高,势不可挡。

  这期间,兰礼义带领6位游击队员潜入蓼沿溪东村,在溪东村畲民的配合下,抓获该村民团团总,押回关在兰礼义家,迫使民团送来两箱银元和20多枝枪后将团总放回,溪东村成了游击队的联络站;兰元进和陈茂章一起到飞竹民团内部开展劝降工作,促使民团团丁陈玉云等2人带长枪12支投奔游击队。不久,游击队粉碎了敌人第三次军事围剿,袭击了罗源飞竹、大获等地反动民团,占领了罗源四个乡村,连罗游击根据地初步形成。

  1933年11月,“闽变”发生,国民党海军陆战队退缩马尾军港,敌防务力量空虚,连江党组织抓住有利时机,组织农民暴动,革命的浪潮席卷畲山,丹阳的朱山、文朱;潘渡的高岳、东岸、溪利、南山、陀市;蓼沿的大沧、周溪、赤石、兰水;官坂的北营、辋川、梅里;长龙的真如、建庄、苏山、洪塘;马鼻的浮曦;东湖的飞石、岩下、天竹;坑园的下宫;筱埕的蛎坞;安凯的定安、黄家洞等村畲民都自动起来挂红旗,成立乡村苏维埃政府,打土豪、斗地主、分田地、闹翻身,“耕者有其田”的愿望成了现实,畲民兴高采烈,畲山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

  1934年9月,中共闽东特委采纳了先遣队领导关于主力要集中的建议,决定将闽东连罗红军十三独立团和福安、寿宁等地的红军合编成立闽东独立师。红十三独立团在叶飞的带领下开赴宁德支提寺与福安红二团会师,兰礼青、兰礼进、兰礼光等100多名畲族青年参加了红军,在闽东、浙南各地坚持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

  1934年10月,中央苏区反第五次“围剿”失败,被迫举行二万五千里长征,蒋介石腾出手来对付闽东革命,集中10万兵力象洪水般涌向闽东苏区,地方红军缺乏反“围剿”的经验,未能抵挡,致使苏区丧失,连罗革命处于低潮。连江县各畲村以其在革命斗争中表现勇敢、坚决而成为敌人重点迫害的对象。国民党87师派一个营的兵力长期驻扎在长龙畲山,对苏区进行了拉网式的“围剿”,长达一年之久。

  洪塘村的雷礼顺等25户畲民房屋被烧毁,兰依山等10人被敌人杀害,全村被抢去耕牛35头,羊、猪、鸡、鸭、衣服、被子、农具、家具、杂物等不计其数。溪利畲村革命秘密楼被仁山乡民团发现,敌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放火烧楼,雷木金等数10人被活活烧死。但畲民并未屈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跟着党闹革命,终于盼来了新中国的诞生,赢来了畲山“红旗不倒”的美誉。在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丰碑上,永远镌刻着连江县兰礼义、兰礼在、兰礼旺等无数畲族儿女的英名!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