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纵横 > 史海钩沉
福州战役:解放福建全省破灭国军退保华南的迷梦
2019-09-1915:33:35来源:“福州史志”微信公众号
0

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8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一部对福建省福州地区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战役。

福州市为福建省会,地处闽江下游、福州平原中央,南枕闽江,东连马尾军港,周围皆山,地势险阻。东、北有陡峻的鼓山、莲花山、笔架山、湖顶山蜿蜒屏卫,西、南为闽江及其分流乌龙江环绕阻隔。

  渡江战役后,人民解放军迅速解放了南京、上海、武汉和皖南、浙西、赣东北等广大地区。第二野战军和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各一部,乘胜追歼逃敌,在闽浙赣边纵队所属游击队的配合下,于五六月间解放了闽北大部地区和闽东北部分地区。在国民党军节节败退的情况下,蒋介石率其残军一部退踞台湾,妄图以台湾为反攻基地,并尽力保持福建、广东和西南各省,控制东南沿海岛屿,以屏卫台湾和作为反攻的跳板。

  国民党军福州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第6兵团司令官李延年指挥5个军13个师约6万人防守福州地区。朱、李所部系南逃各残部于福州重新拼凑组建的,建制不全,兵员不足,士气低落,一直处于恐慌状态之中。其高级将领对福州弃守不定,直至7月初,蒋介石来到福州部署后,始增修工事,调整防务,加强正面防御,企图利用福州外围有利地形,阻滞人民解放军的进攻。其部署是:第106军主力(辖2个师)扼守市区;以第96军(辖2个师)和独立第50师担任正面防御,扼守雪峰、双溪、大湖和大、小北岭诸要点;以第25军(辖2个师)和独立第37师为左翼,于闽清至徐家村闽江两岸布防,控制福(州)古(田)公路;以第74军(辖3个师)为右翼,防守罗源、连江、琯头沿海一线,并从台湾调来第201师1个团,增防马尾,保障闽江水道安全;第73军(辖2个师)防守福清及平潭岛,扼控福(州)厦(门)公路要点,保障侧后安全。 

  人民解放军第10兵团(辖3个军)于上海战役结束后奉命进军福建,歼灭闽境国民党残军。兵团根据福建山区作战特点,于苏州、常熟、嘉兴一带就地准备,深入动员教育,整顿充实组织,减轻装备,并派第29军参谋长梁灵光率领先遣队于6月入闽,与中共福建地方组织和游击队联系,在他们的配合下,侦察敌情,了解地形,筹集粮草,抢修道路,保障部队开进和作战需要。兵团率3个军15万人和由5000名党政干部、2000多名青年学生组成的华东军区随军南下服务团,于7月2日开始南下,由嘉兴乘火车,于江山、上饶下车,人均负重31公斤徒步开进,冒酷暑翻越海拔千米以上的仙霞岭、武夷山,分别从浦城、崇安入闽。在第二野战军闽北驻军、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和广大群众的支援下,月底前全部抵达尤溪、南平(第29军)、古田(第31军)、建瓯(兵团部、第28军)集结,并进行山地作战训练。第31军第93师一部于金华下车,从寿宁入闽,7月间解放了寿宁、福安县。

  7月15日,兵团于建瓯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研究作战方案。第10兵团司令员叶飞、政治委员韦国清根据当面敌情判断:福州守军可能先行逐次抵抗,一旦被突破,即向南撤逃,闽南国民党军北援的可能极小。为全歼福州守军,给尔后作战创造条件,决心采取钳形攻击战法,首先断其陆海退路,尔后会歼被围之国民党军。具体部署是:首先以第29军为右路,远程迂回,攻占福厦公路要点和永泰、福清、长乐,断守军陆上逃路;以第31军为左路,迂回攻占丹阳、连江、马尾,控制闽江下游,切断守军海上逃路;以第28军沿古田至福州公路实施正面突击,准备会同左、右两路聚歼福州守军,2个师由闽江北岸进逼福州,1个师沿闽江南岸东进,策应29军行动,防止国民党军南北夹击。达成合围后,28军从西北、31军从东、29军1个师从南向福州进攻。若守军往马尾、长乐撤退,企图由海上外逃,则28军速占福州,继续向东追歼;倘守军越江南撤,则29军坚决阻击,28、31军跟踪追击。7月23日,第三野战军批准了第10兵团首长的计划,并决定第7兵团第21军第63师归31军指挥。夺占宁德、罗源,保障该军侧后安全。

  为了战役的胜利,中共福建省委以随军南下干部和当地党政机关组成了闽北支前司令部,负责动员民力和筹集、输送粮草等物资,协助解放军搞好战勤保障工作。闽东、闽中各游击队主动配合解放军侦察分队,深入连江、马尾、永泰、福清等地,勘察地形、道路情况,监视国民党军动向,为战役展开和战斗行动提供了可靠情报。

  战役方案原定8月8日向战区开进,15日发起战斗。8月4日发现国民党军有收缩迹象,且战役准备已经就绪,经第三野战军批准,遂提前于11日开始攻击。

  6日,左、中、右3路分别由古田、建瓯、南平向福州开进。29军从尤溪、南平分两路向东南挺进。军政治委员黄火星、副军长段焕竞决定以先头的第85、第86师攻占福清,担任军预备队的第87师占领琯口以南福厦公路要点和福清西北的天吊山、纱帽山,待攻下福清后再向长乐、尚干进攻。11日发起外围战斗,当日,86师一部奔袭占领了永泰县城。14日,全军进抵一都街、大渡口、永泰地区。15日获悉福州守军有南逃征候,10兵团电令速占福清、长乐、尚干,断敌退路。军即改变部署,令85师单独攻占福清,86师转向长乐、营前攻击,87师沿福厦公路北进,占领尚干。85师当晚攻克宏路后,连夜向福清进攻。以255团由石竹山、浦头攻击城北的玉屏山,得手后从北、东北方向攻城,并派部分兵力插到十排山、火档尾山、里美一线,阻止守军从福(清)海(口)公路东逃;以254团向城西进攻,夺占城南的五马山等高地后,从西、南方向攻城,同时派部分兵力直插钟山、凤凰山,封锁守军水上逃路;以253团主力南下占领渔溪,在方山、山边一线向南构成阻援阵地,防止南面国民党军北援。至16日晨,254团进展顺利,攻占了城南主要高地并逼近城区,一部由水南过河占领了利桥,威胁福海公路;而255团被阻于玉屏山、石井、火档尾山一线,未能切断守军逃路。福清守军因退路受到威胁,遂于玉屏山南侧集结主力向东逃窜。10时许,85师2个团先后突入城内,仅歼灭其掩护部队400余人。师即集中主力尾追逃军,下午与逃军对峙于海口东北、车头以东一线高地,当即以一部兵力向星桥迂回,以阻其继续东窜。由于正面攻击部队和穿插迂回部队进展缓慢,逃军乘隙突围,仅歼其少数掩护兵力。又因追击部队连续作战过度疲劳,当夜追至海口以东的城头就停止了,致使国民党军2000余人从松下渡海逃往吉兆岛和平潭岛。86师由一都街翻越纱帽山向长乐、营前进击,15日抵福清以北的作坊附近;16日沿公路东侧向北发展,21时在洋中歼灭长乐保安团50余人,得知国民党军第318师1个团已从长乐、营前撤往闽江北岸,即迅速前进,于次日凌晨占领长乐、营前。87师从永泰向尚干推进,16日抵达一都街、琯口一带。至此,该军阻绝了福州国民党军南逃的主要通道。

  31军于8日从古田向战区开进,12日抵达丹阳西南的朱公、捷坂和汤岭、桃园一带。军长周志坚、政治委员陈华堂决定首先围歼丹阳守军,尔后分路攻占闽江北岸各要点,切断国民党军海上逃路。13日晨,93师及91师273团从朱公附近向丹阳南、北两侧迂回,7时许,从四面向丹阳发起攻击,9时许先后攻下丹阳东南的屏封山和西部的坑口,接着又夺占了南部的虎山。由于从东北攻击的部队未及时攻克鼓头山,守军大部从其南侧的东园和上、下周突围,沿鼎乾山东逃。12时,93师占领丹阳镇,仅歼守军一小部。师即派1个加强团追击逃军,次日4时将其包围在丹阳镇东北的新厝后山区,经过5小时攻击,全歼该部,俘国民党军第216师师长谷元怀以下1300余人。丹阳战斗结束后即兵分三路,以93师向连江进攻,以91师和92师276团直插闽江北岸要镇闽安,以92师主力进逼福州北郊的大北岭。91师采取分路楔入、同时攻击的战法,14日夜在游击队引导下,乘月色沿山脊穿插接敌,于15日晨一举夺占了闽安、亭头、龙炳诸要点,控制了10公里江面。随后以273团向下游发展,配合93师行动;以271、272、276团从闽安至彭田一线向马尾攻击。15日11时,以正面佯攻、侧翼突破的战术夺取了马尾北面的286高地,连续5次击退守军的反扑;16日2时许又从西北和东部突破马尾国民党军防御,大部守军遂乘船南逃到南台岛;13时占领马尾及罗星塔。

  同时,控制闽江下游的炮兵击沉了从台湾来援的运兵船“建国”号,击伤了另外3艘。15日,93师以1个团沿公路向连江攻击,主力从东侧的浦口过鳌江,迂回侧后截断连江守军退路。由于守军大部已撤往南部山区和长门、琯头一带,遂于16日晨占领连江城。该师立即分路向南追击,17时扫清了城南山区守军。继向长门、琯头进攻,20时许攻占该两地。这次战斗共俘国民党军2300余人。国民党军74军军部率2000余人逃往琅岐岛(17日解放军上岛,该部已逃往平潭岛)。16日夜,大北岭、宦溪一带守军南撤,92师主力随即逼近福州北郊;91师一部也由马尾向福州推进。归31军指挥的63师,于11日攻占三都岛,13时晚从飞鸾登陆,逼近罗源城,15日晨被围的国民党军副团长以下1000余人缴械投降。

  28军于7日由建瓯向东南运动,14日抵达攻击位置。军长朱绍清、政治委员陈美藻决定以第82、第83师首歼雪峰、双溪、大湖守军,再分别向小北岭和白沙、徐家村进攻,从北郊和西郊进逼市区;以第84师歼灭闽清守军,继而沿闽江南岸,直取南屿,再视情或渡乌龙江攻仓前山,或追歼撤逃之国民党军,配合29军行动。84师于14日攻占祥溪口,歼灭守军120余人;15日攻克大、小箬和闽清县城,守军东窜;16日沿江追击,抵达南岸的溪口。82师于14日10时开始向下局进攻。15日占领大湖、箬洋,守军已南逃,即向江洋店方向追歼,当晚进至小北岭以北地区,16日向小北岭发起攻击。进攻猪蹄岭(524.4高地)的连队正面攻击受阻,伤亡较大,后改以正面压制、侧后突破的战法,遂一举占领该高地。12时,82师全部攻占笔架山至前洋一线阵地,18时占领小北岭,歼灭国民党军1个营。当晚攻占北郊的新店、猫头山一带。83师于14日18时占领大坪、洋下、双溪各点,于大坪截歼大湖逃敌300余人。15日雪峰守军已撤逃,遂向白沙、江洋店追击,在白沙与逃军1个团接触,逃军又东窜,追至横屿时歼其尾部1个连,当晚与国民党军对峙于徐家村附近。16日从关源里向徐家村进攻,由于迂回部队轻敌,一度受挫被阻,18时占领徐家村,毙俘守军100余人,继而进逼中房,又与国民党军形成对峙。

  至此,人民解放军对切断了福州守军海、陆退路,完成了包围,并从西、北、东三面逼近市区。与此同时,配合第10兵团作战的第21军第63师解放了三都、罗源等地。16日晚,朱绍良、李延年等乘飞机逃跑,被围的国民党军也连夜从南台的北峡兜、湾边、洪塘等处抢渡乌龙江南逃。17日5时至6时,82师和92师从北、83从西、91师从东先后突入市区,并向南追歼。82师追至台江万寿桥(解放大桥)遭到国民党军阻击,245团3营副营长魏景利在敌火下带头奋勇冲击,壮烈牺牲。指战员们喊着“为副营长报仇”的口号,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夺取了大桥,占领了仓前山。7时许全市解放。各部随即分头向江边追击,下午攻下高盖山及其以东高地,全歼国民党军掩护部队2000余人。同日,国民党军318师副师长赖惕安率1个团于东郊的横屿向解放军投诚。

  在解放福州市的同时,处于乌龙江南岸的29军和84师即开始追击、堵截、围歼越江南逃的国民党军。84师17日9时追击从洪塘过江到浦口的96军残部,22时抵达南屿附近,俘其500余人。18日继续向永泰追击。20日,250团以三倍于敌的速度翻越了台口西北的双峰山,截歼逃军1200余人。21日,251团经过36小时连续行军,迂回包围了窜至永泰西北的大洋地区的国民党军,随后250团和252团一部赶到,经过围攻,迫使国民党军96军副军长黄振涛以下1000余人放下武器。至此,向永泰方向逃窜的国民党军,除96军军长于兆龙率一部逃往漳州、厦门外,其余4000余人全部被歼。

  29军获悉从北峡兜过江之国民党军17日晨抵尚干后,即令85师于东张、宏路、作坊一线堵截,防其南窜;令87师由琯口向北进击;令86师主力由长乐向西机动,越青圃岭配合87师围歼逃敌。17日上午,87师以259团沿公路向尚干突击,以260团主力从东侧穿插青圃,截断国民党军东窜之路,16时进至宏屿与国民党军遭遇,2个团协同战斗2小时,歼其1000余人,24时占领尚干,逃军已窜往大义东南、茶园、十三亩和西南的初婆洋山区。

  18日,担任作坊一带堵截任务的85师254团,将由十三亩东窜的国民党军围堵于金翅山、黄晶岭、桃阳山区,经过政治瓦解,福州绥署、6兵团部、25军、独立第50师等4700余人于18时被迫投降。同日,86师也于青圃岭以南搜歼逃军500余人。20日,87师于琯口以东五子岩附近迫使国民党军1个营投降;86师在玉田、赤屿两侧先后搜歼残余国民党军1000余人;国民党军216师副师长率100余人于长乐鹤上投降。22日,85师与87师各一部,将从初婆洋南窜之国民党军包围在一都街西北的垱田、厝洋坑附近,当晚被围逃军一部西窜,余部1000余人就歼。23日,西窜之国民党军400余人被歼,25军军长陈士章化装潜逃。

  点评:此战自8月11日开始,至23日结束,历时13天,在中共地方组织和游击队的配合下,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军39400人,其中俘敌30160人,毙伤2050人,投诚3190人,其他4000人,俘其6兵团正副参谋长何同棠、陈腾骧、陈盘庚和25军副军长李以劻、96军副军长黄振涛等将级军官17名,自己伤亡1700多人,解放了福建省省会福州市和宁德、罗源、连江、长乐、福清、永泰、林森、闽清、莆田等9座县城及著名军港马尾,为解放福建全省创造了有利条件。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