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纵横 > 史海钩沉
争夺咽喉雄关 ——连江县黄岐半岛地下斗争的回眸
2019-09-1915:23:36来源:“福州史志”微信公众号
0

  连江县黄岐半岛方圆数百里地势险要,北封罗源湾,南踞闽江口,是扼守福州出海口,锁控福建海上交通的咽喉雄关,也是向马祖、台湾拓展的跳板和基地。不论是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黄岐、北茭历来都是兵家反复争夺的阵地。

英雄所见略同

  闽浙赣(区)省委城工部历任领导庄征、李铁、孟起、林白等人英雄所见略同——都要求“扼守黄岐、北茭,打开海上通道,向沿海岛屿拓展,重点是台湾”。

  早在1946年,孟起就派郑震岑、郑荫敏(三丁、鸭姆)去租船,和陈雄(老郭)、郑树德等人来黄岐、北茭探路,并从台湾购回枪支、弹药。此后,孟起、曾焕乾、陆集圣等人相继从该航线去台湾搞上层(如陈仪等人)策反、统战工作。

  林白十分重视黄岐、北茭工作,先是派杨华、林落影等同志去黄岐、北茭开展工作。特别是林落影,1945年在黄花岗中学学习期间入党后,就利用寒暑假回乡,秘密发展党组织。1946年底成立北茭特委,直属闽江工委领导,由林落影任书记,在北茭开饭馆为掩护,先后在北茭乡陈桂平、何金松(何宗坚父亲)、林我兴、琇邦村何书琴、黄岐乡谢福全(谢维绩父亲)、林仕利(林元钦父亲)等人家里建立秘密联络点和据点。北茭特委还指派陈桂平、陈桂安等同志去过婆(现名“郭婆”)开展工作,何宗坚去琇邦、苔菉开展工作,谢维绩(攸生)在学校、陈其清去罗源开展工作,林落影与瞿求安两人还以行医为名到西洋岛、宁德、福安、赛岐、罗源等地活动,并在罗源圣水寺建立党组织,由陈闻任书记。

加强北茭领导

  1947年,闽浙赣省委先后成立地下军和闽(清)古(田)林(森)罗(源)连(江)五县中心县委,由林白同志任地下军司令兼五县中心县委书记,北茭特委直属五县中心县委领导。林白特派五县中心县委主力游击队副政委郑荫敏和总教官陈雄到黄岐去加强北茭特委领导班子。

  林白同志将黄岐半岛比作“伸向东海饮水的龙头,北茭就是那牵动全身的龙鼻子,黄岐(镇)就是龙鼻下的人中,是半岛的神经中枢”,要求要尽快将“龙头”舞起来,实现“从山区向沿海进军,形成关门打狗态势,揭开战略反攻序幕”!为此,林白同志还特地将北茭特委提升为“连江县委”和“沿海工委”,均由郑荫敏兼任书记①,陈雄、林落影、郑崇德、杨孝基等人参加领导班子。陈臣恭、陈桂安、何宗坚等人,分工负责北茭、郭婆、苔菉、琇邦、上塘等地支部工作,发展组织,迅速向黄岐、上宫、飞红、象伟等地拓展、推进。

  郑荫敏、林落影都曾以运虾米经商名义,亲自去台北打探布点。1948年,为搞到经济支持组织,又派谢维绩与他人合伙运虾米、洋葱去台湾淡水等地经商,将所获利润分红全部上交给党组织。

乘机突围发展

  1948年9月16日,强台风正面袭击连江引发海啸,连江县城及沿海损失惨重。五县中心县委下属各支游击队利用连续3天狂风暴雨的恶劣天气,先后跳出敌人“八县围剿”包围圈,实现了“从山区向沿海进军”的战略转移。

  面对灾民、饥民遍野,解民于倒悬是发动群众的最好办法。林白和五县中心县委号召要以“发动灾民、饥民吃大户,开仓放粮,抗丁抗粮”等群众求生存斗争方式来掩护开辟新区工作。建立红色政权,一要清除特务,线民(暗探)、保长等反动基础,二要伺机消灭民团、乡(区)公所,夺取敌人装备来武装自己,创建扩大游击根据地。

  黄岐半岛是连江“9.16”台风海啸的重灾区,郑荫敏、陈雄、郑崇德、林落影等人带领连江县委,沿海工委,北茭特委狠抓三件事:发动灾民、饥民开展“三抗(抗丁、抗粮、抗税)”斗争;发展组织,建立武装;打开海上通道,开辟“第二战场”。

  灾民、饥民求生存的暴动,掩护了建立党组织、建立游击队的革命活动在黄岐半岛和周边岛屿全面展开。连江县委、沿海工委、北茭特委先后建立了北茭,郭婆两个区工委(分别由陈臣恭、陈桂安任书记);成功地发动灾民、饥民千余人,殴打茭南村民团联保兵,捣毁省联保(安)驻北茭办事处,驱赶来抓壮丁的十几个国民党兵……;乘胜又成立了上宫区工委(由陈桂平、谢维绩任正、副书记),三个工委齐心协力,创建黄岐北茭游击根据地。

  与此同时,负责开辟沿海岛屿的陈雄在刘文耀、张元筹游击队帮助、支持下,迅速地在闽安、亭江、琅岐、川石、漳港、东洛岛、西洛岛、西洋岛等地选点、布点发展组织,建立武装;并在郑湾(现名江湾)成立“沿海工委”办事处,陈雄成为沿海工委首任专职书记。

  1948年11月28日夜,川石岛发生特大火灾,全岛200多户被烧过半,灾民饥寒交迫,大量涌向壶江岛。陈雄认为可乘机混入壶江收缴保安队武器,就随带杨清琪、曹于芳等人取川石航道,乘黑往壶江进发。因川石岛特大火灾过后造成地貌、地标突变,船老大认错航向,导致船陷滩涂,陈雄被乱枪打死。陈雄牺牲之后,林白将定安工委提升为沿海工委,由凌尚武接任沿海工委书记,继续派人向马祖列岛的高登、南北竿塘、大丘等海岛图发展。

全歼北茭水警

  林白要求郑荫敏和连江县委、北茭特委,不论是租、是买、是夺(取敌人的),务必尽快搞到船只,组建海上游击队。

  郑荫敏与林落影决定,由北茭区工委书记陈臣恭同志向横塍村张嫩弟处租赁一艘20吨的木帆船,随船配备武器弹药。这时林落影、何宗坚、谢维绩等同志也陆续搞来短枪。从此,逐步建立起海上游击队和北茭游击队。但是,北茭水上警察所(福建省水上警察三都大队第八中队),却成为我们向沿海岛屿发展的最大威胁。水警所位于北茭半岛突出部,三面环海,陆路入口只有一个,沿路设有三道防守工事,不仅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且附近还驻有装备精良的一个排的盐警。

  但是,据武装委员林宗交靠前侦察获悉:北茭水警开赌场、放高利贷,随意抓捕、吊打无力还贷的灾民、难民和盐警。因此,民愤极大:而且,盐警和水警之间有矛盾,可加以利用和分化瓦解。

  1949年4月23日晚,在连江县石头村“鸡姆”同志家中,林白同志亲自主持研究作战方案,决定﹕由林宗交负责通过内线(水警中士李大进)摸清敌人活动规律,内外配合,把突袭时间定于后天拂晓;通过统战关系,警告盐警:“只要不开枪,不救援,就不打你们,”并派出警戒人员暗中监视盐警的动向,以防不测;从小北游击队抽调神枪手(陈利锵、王义明、肖文山、郑英许、张则宽)5人配合北茭游击队,组成13人敢死队,分成3组,分别由郑荫敏、郑崇德、林落影各带一组,从水陆前后三路夹击;由郑荫敏任现场总指挥,负责陆路主攻。

  4月25日拂晓,“由县委书记郑荫敏率领十几名游击队员奇袭驻北茭敌水警中队,速战速决,打了一次漂亮仗,共毙敌5人,俘敌全队官兵,缴获美式机枪1挺、三八式步枪50余支、短枪4支、子弹9箱、新军装60套以及其他军用品等。战斗胜利后,正式成立北茭游击队,由林落影任队长,郑崇德任政委,下辖北茭、郭婆、上下宫3个中队共300多人。不久,北茭游击队列入五县中心县委游击队建制②。

  北茭全歼水警中队,是游击队以少胜多的成功战例,震惊国民党军警特各方,当时的《星闽日报》是这样报道的:“股匪百余人,轻重机枪四挺由水陆两路突袭我北茭水上警察所,我所警力薄弱,自晨迄午终至弹尽粮绝……现当局正派海字号军舰两艘在追击中。”

  全歼水警中队,不仅支持了大小北老游击根据地反“十县围剿”的战斗,也打出了风格、打出水平,而轰动全省。党内沽名钓誉者却接踵而来——胡说什么“连罗游击总队在北茭歼灭了敌水警一个中队”——别有用心地把功劳记在已投向闽中怀抱的杨华和连罗游击总队身上。林白和郑荫敏、林落影等人还健在,竟敢编造如此谎言?为了能自圆其说,有人又编造历史说:“当年北茭特委隶属杨华连江县委领导,郑荫敏打水警就等于连罗游击总队打水警。”

  这真是“天下多少羞耻事,全靠一张厚脸皮”。从此,林白与杨华断了往来。解放后,杨华几度登门拜访,林白也拒不接见。

  在全歼北茭水警中队激战中,小北游击队来增援的王义明(17岁)阵亡,郑荫敏也中弹负伤。

  郑荫敏负伤离开北茭之后,林白和五县中心县委决定:将连江县委与沿海工委合并,由凌尚武任连江县委书记,抽调北茭游击队主力200余人和小北游击队400余人赶赴罗源攻打霍口粮库开仓放粮和准备解放罗源县城的战斗。

北茭再展雄风

  北茭游击队主力被五县中心县委调走之后,负责留守的郑崇德和谢维绩等同志继续领导群众进行斗争,主要在黄岐、北茭、苔菉等地收缴民枪,重建、扩建游击队伍,约有200多人,枪支30余条,弹药一部分,并决定截击由海上溃逃的国民党残兵败将。

  林白支持郑崇德等人的“关门打狗”计划,派林落影等同志回来领导北茭特委地下斗争。我们先后在北茭一带截击企图从海路溃退的国民党87师接(新)兵部队雄狮部队、陈诚部队等部,经过3次接火激战,“北茭游击队配合解放军截击从海上溃逃之敌、俘敌百余人,其中校官2名、机要人员及高级军官家属10多人,缴获长短枪160多支、手榴弹200多枚,还有子弹、收发报机、电话机、警报器等物资;缴获敌人从渔民手中抢来的机船2艘、木帆船20多艘。” ③

  由于缴获了敌人大批武器,渔民积极参军,我们的武装队伍迅速扩大,成立了北茭游击支队,支队长林落影,下辖三个中队约300人。并派谢维绩、林克炎、余景光、何仰登、谢维劲等同志通过地下关系前去后台、赤台、大卞、小卞等地区物色可建立游击根据地的地方,最后将游击根据地设在飞红村的大帽山。

大帽山保卫战

  1949年5月间,福建水上保安团(海匪安海民部)包围北茭半岛,企图消灭我们。当时,我们却计划“重兵坚守北茭,郭婆(中队)侧击掩护”,而未采取灵活的游击战术,用硬拼的办法,虽坚持战斗两天一夜,却寡不敌众损失惨重,只好乘夜幕从水路将有生力量撤往飞红大帽山。负责掩护突围而被捕的有吴国典、李麻福、陈忠灿、张益益、林德银、林华康等6人。突围出来的队伍分成3支,由林落影、谢攸生(维绩)、余景光(招才)各带一支在大帽山一带方圆百余里的地方打游击。郭婆区工委、北茭区工委、上宫区工委,下辖九个支部、十七个贫农团,百余名党员,全力投入反围剿斗争。

  在大帽山打游击,一度粮食、枪支弹药、医药、被服十分紧缺。郭婆区工委林前朋、黄绍文等人动员党员和基本群众利用上山劳作、挑粪、送肥、砍柴等机会,以蚂蚁搬家方式,将粮食、弹药、枪支、医药夹带上山。黄岐支部林克炎想方设法从当地商家搞来布匹,赶制被服送上山来。上宫区工委书记谢维绩,亲自带陈志钿、谢茂吉等3人先后两次深入下宫乡向当地商家派借粮款资助山上游击队……

  考虑到“小环境中是敌强我弱,大形势下是我进(军)敌败(退)”,林落影同志要求各区工委、党支部要打好政治宣传战,由林前朋、何仰登、谢维劲、何星发、林同喜等同志负责将油印宣传品散发到敌人各据点去,并到处张贴。林落影还亲自给水上保安团团长安海民等人写信,“要他们立即释放我6名被捕同志,给自己留条活路。”

此时到处传说“解放军先遣队(侦察部队)已出现在福州周边各县山区”,安海民等人惶惶不可终日,为保活命终于将我6名被捕人员释放回来。经审查6位同志被捕后表现很坚强,在以后的对敌斗争中也表现很优秀、很勇敢。

受命会师整编

  1949年7月底,郑荫敏同志带着解放军侦察班来传达五县中心县委指示:“区工委主干以上干部带游击队,赶赴连(江)罗(源)边境与解放军会师,准备解放罗源、连江、马尾、福州。”据郑荫敏介绍说:原调去参加霍口开仓放粮的北茭游击队主力200多人,在古田虎坝已被老省委整编为陈邦兴的闽东游击支队,与解放军会师了。

  林落影同志立即召集各区工委、游击队领导开会传达并作各项紧急部署:除应留下部分骨干同志坚持地下工作,以备我军解放黄岐半岛时里应外合,大多数区工委主干以上干部率领全体武装力量,根据上级指示限时抵达目的地集中,受命支前和解放战斗任务。

  当时黄岐半岛、连江、罗源大部分地方尚未解放,北茭游击支队在赶赴会师地点途中,“主动配合作战,截击国民党南逃部队,消灭敌军600多人,活捉敌团长1人,”④为与解放军会师送上一份丰厚的见面礼!

注①郑荫敏《高湖星火》和《跟着林白同志闹革命》

②③④《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城工部组织史概要》P121、P133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