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纵横 > 革命先烈
林白水(1874—1926年)
2019-09-1815:44:03来源: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0


  林白水,名獬,又名万里,字少泉,号宣樊,又号退室学者、白话道人。清同治十二年农历十一月廿九日(1874年元月)生于闽县青圃乡(今闽侯县青口镇青圃村)。光绪十三年(1887年),随表兄弟黄翼云、黄展云就读于福州仓前山黄氏家塾。光绪十六年,拜读于名士高啸桐门下,接受他的维新思想和广博知识。

  光绪十九年十一月赴杭州任林长民家庭教师。光绪二十二年,他与高啸桐、高而谦、高凤谦等人应杭州知府林启的邀请,在杭州创办新学。他先是整顿东城讲舍,接着创立求是书院、蚕学馆、养正书院,通过这些院、馆传播新学,团结孙翼中、许寿裳、马叙伦等一大批思想进步的知识青年。后因孙翼中发表反满文章《罪辫文》,他受牵连,遂于光绪二十四年秋后,返回福州。次年春与方声涛、郑权、黄翼云、黄展云等创办福建第一所新学——福州蒙学堂,课程以汉学为主、兼习西学,并增设时务课,以灌输革命的维新思想。白水执教特班的汉学兼策论课,并不时进行时局演讲。在他的影响下,学生中组织秘密团体“励志社”,其主要成员有后来参加黄花岗起义和辛亥革命的陈与燊、陈更新、陈可钧、严骥等。在这期间,他还在家乡青圃村办起鳌峰学堂,教务由其胞妹林宗素及林履中之子继勋、继善分别承担。

  光绪二十七年五月,林白水出任《杭州白话报》主笔,他发表文章鼓吹新政,提倡社会改革、禁止鸦片、破除迷信及鼓吹妇女放足等,在当地影响很大,报纸发行量由2000份增至5000份,刊物也由月刊改为旬刊再改为日报。年底,林白水回到青圃与陈氏女结婚。婚后10天携胞妹宗素返回杭州。

  光绪二十八年四月,白水应蔡元培、章炳麟邀请,到上海参与成立“中国教育会”,被推为干事,开始以“教育为阵地鼓吹革命”的新文化宣传活动。在他与宗素等人的努力下,中国教育会创办爱国女校和爱国学社,公开呼吁以“共和教育”对抗封建奴化教育。

  光绪二十九年,林白水东渡日本留学,参加中国留日学生的爱国拒俄义勇军(后改称学生军),任丙区二分队队长,后又加入革命团体“军国民教育会”。这年夏天,他受“军国民教育会”派遣,回上海进行宣传鼓动工作。十月廿七日(12月15日),与蔡元培合办《俄事警闻》(后改版为《警钟日报》)。十一月初一(12月19日),他主办《中国白话报》,在两家报纸上,林白水发表一系列激进的反满反帝的文章,有些文章开始接受某些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立场观点。如他在《俄事警闻》的《告小工》的社论中,号召工人们联合起来做国家的主人翁,甚至鼓动推翻帝制,他写道:“皇帝的权力本来是我们给他的,倘若他一旦弄了弊,我们便撵他去,把一切权收回来,再换一个公公正正的人办事”。又说:“天下是我们百姓的天下,那些事体,全是我们百姓的事体。”“我们可以利用民心,颠覆满族,推翻政府,以直达于建国之途径”。由于读者的拥护,《中国白话报》很快由半月刊改为旬刊,发行量由数百份激增至逾千份。光绪三十年八月廿九日(10月8日)白水因忙于筹备暗杀清廷官吏工作,《中国白话报》停刊。同年十月,正是慈禧太后七十寿诞,宫廷上下挥金如土,林白水愤于这个祸国殃民的女统治者,在《警钟日报》上发表一副尖刻的对联:

  “今日幸西苑,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

  “五十失琉球,六十失台海,七十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

  光绪三十年十月十三日(11月19日),林白水和革命志士万福华等在上海英租界四马路金谷香洋菜馆谋杀勾结法、俄帝国主义势力的前广西巡抚王之春,未果。同月下旬,他与蔡元培以暗杀团为基础,扩大建立光复会。

  光绪三十一年元宵节后,白水回到福州,首用万里名字参加福州“校士馆”联考。五、六月间他自费留学东渡日本,进入早稻田大学攻读法政,兼修新闻,成为中国留学外国进修新闻学的第一人。六月廿八日(7月30日),白水以光复会东京成员身份出席东京赤坂区中国同盟会的筹备会,会上结识孙中山。会后孙手书“博爱”横幅赠白水。七月廿日(8月20日),林白水出席同盟会成立大会。不久,日本文部省突然颁布《取缔清国留日学生规则》,白水与一部分留日学生愤然退学,是年冬回到福州。

  光绪三十二年,白水之妻陈氏病逝。翌年初,他到上海着手撰写《中国民约精义》一书,为了支援南京同盟会举事,他将该书稿费1000银圆全部献出。同年秋,白水续弦陈钰,旋即东渡日本,再入早稻田大学复学。光绪三十四年开始翻译《自助论》,至第二年译成。宣统二年(1910年),白水从早稻田大学毕业,携妻陈钰回到上海。

  民国元年(1912年)福州光复后,白水回闽任福建都督府政务院法制局局长和共和党福建支部长。其间,参与驱逐省政务院院长彭寿松活动。民国2年3月,他被选为国会众议院议员,4月到京赴任。民国3年1月10日,袁世凯解散国会,另组一个“政治会议”,林白水为“政治会议”议员,先后被受聘为总统府秘书和直隶督军府的秘书长。仲春,他以福建军务善后帮办的身份回闽,用计让李厚基释放革命党人郑祖荫、黄展云等10余人。民国4年,袁世凯阴谋称帝,林白水在刘师培、薛大可、梁鸿志的怂恿下也撰表劝进,成了帝制派。10月,袁世凯任命他为参政院参政。11月,授中大夫加上大夫衔。民国5年6月,袁病死,8月1日,白水辞去议员等职务,离开政坛。9月1日他与安福系的徐树铮合办的《公言报》创刊,自任主笔,这时的《公言报》虽是安福系的言论机关报,但林白水仍以抨击时弊为己任,如在《青山漫漫七闽路》一文中,揭露原福建交通总长、福建巡按使许世英贪赃舞弊、任用私人的老底,把许世英省长的桂冠给吹掉了。

  民国8年2月,白水在上海创办《平和日刊》,以配合北京政府进行的南北和平会议。随着谈判破裂,5月间宣告停刊,他重返北京。

  民国10年初,林白水与《公言报》一刀两断。不久,在旅居新加坡的胞妹林宗素资助下,独立创办《新社会报》。他郑重宣告,《新社会报》要“树改造报业之风声,作革新社会之前马”。报纸大力报道劳动人民的生活和疾苦,抨击政府和社会的颓政败风。北京各界对《新社会报》赞誉鹊起。

  民国11年2月10日,《新社会报》因披露军阀吴佩孚搬运飞机炸弹备战和盐余公债的内幕,被北京警察厅勒令停刊3个月,林白水被捕下狱。出狱后于5月1日复刊,并把《新社会报》改称《社会日报》。翌年7月,林白水因多次撰文揭露曹锟贿选总统以及议员受贿投票等丑闻,《社会日报》又被北洋军阀政府封闭,林白水被拘禁3个多月。

  林白水经过多年观察,对中国政局与军阀关系有更加深刻的认识。他在复刊后的《社会日报》上连续撰文抨击军阀,揭露反动军阀勾结帝国主义,以“讨赤”为名,行向人民反攻倒算之实。他说:“时至今日,若犹以讨赤为言,兵连祸结,则赤党之洪水猛兽未见,而不赤之洪水猛兽先来”。他早已意识到抨击时政有“招祸之嫌”,仍义无反顾地公开发表己见。他正气凛然地说:“世间还有公道,读报的还能辨别黑白是非,我就是因文字贾祸,也很值得。”

  奉系军阀张宗昌统治北京后,疯狂镇压爱国运动,严密钳制新闻舆论。先是枪杀《京报》主笔邵飘萍,接着把刺刀指向《社会日报》的林白水,林白水在刀剑临头时仍冒死抗争。民国15年5、6月间,白水连续发表《敬告奉直当局》、《欢迎吴、张者注意》、《欢迎与哭迎》等揭露当局的文章。8月5日《官僚之运气》一文发表,白水在文中揭露张宗昌和他的赌友、一心想当财政总长的潘复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的丑闻,讽喻他们之间的关系如“肾囊之于睾丸”。张宗昌恼羞成怒,于翌日凌晨逮捕林白水,诬以“通敌”罪枪杀于天桥。

  林白水生前有金石爱好,收罗的砚石颇多,最珍贵的一方叫“生春红”。他生平考证金石的文章都刊载在《生春红》诗刊中。林白水还练就一手好书法。遗著有《生春红室金石述记》、《自助论》、《中国民约精义》等。民国17年,北京市文化界为他和邵飘萍举行盛大追悼会。1985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来源:《闽侯县志》)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