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纵横 > 史海钩沉
收回教育权运动在仓山
2019-09-0915:50:48来源:仓山区委党史研究室
0

仓山是福州教会学校最为集中的地区。鸦片战争后,福州辟为“五口通商”口岸,帝国主义列强为实现瓜分中国,最后灭亡中国的野心,在加紧政治、经济侵略的同时,加强文化侵略,极力推行奴化教育,扩展在华势力,奴化中国人民。自1853年美国公时会(后改称美部会)在福州首创初级学校始,帝国主义列强先后在福州开办毓英女子学校、三一书院、华英女子学堂、进德中学、懿德中学、协和道学院、协和职业学校、杨光书院、青年会学校等几十所教会学校。这些学校专制黑暗,戒律森严,不但禁止学生接触任何新思想、新文化,而且禁止学生参加任何社会活动。教职人员严把校务,严格施行宗教教育,把圣经溯源、宗教大纲、旧约历史、教会史、圣经地理等列为必修课,强迫学生信教,施用“上帝”救主麻痹学生思想,企图培养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精神奴隶,成为帝国主义的代言人。

  帝国主义肆无忌惮的文化侵略,激起教会学校学生的强烈不满。随着马列主义、新文化新思想在仓山的传播以及“五卅运动”爆发的影响,仓山学生率先举起反对教会学校黑暗专制和奴化教育的斗争大旗。

  1924年11月,英华书院主理夏和平屡屡禁止该院学生悼念黄花岗起义烈士、参加国耻游行和国庆等活动,导致全校500多名学生的一致反抗。参加活动的学生,竟被校方无理驱逐出校,激起不堪压迫的学生的公愤,一致宣告脱离英华书院,并在社会各界帮助下自动组建闽江中学。12月23日,福建学生联合会发表宣言,揭露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罪行,决心统率全省学校,联络全国学生和其他进步团体作英华学生的后盾,直至坚持斗争到胜利。

  1925年2月9日,美国驻福州领事蒲来福与英华书院主理夏和平诬指福州学生联合会委员张仁超行刺美亚洋行运售员李发成,将其捕送官厅。驻北京的美国大使亦向北京政府外交部提出:“保护英华书院开学;查禁学生查阻商运;担保以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的无理要求。

  张仁超的被捕和美帝国主义蛮横无理的要求,激起仓山青年学生的强烈愤怒。2月11日,福建学生联合会致电全国学生联合会和上海国民党总部暨旅沪福建同乡会请求支援。2月12日,全国学生联合会通电各地学生会,要求一致声援福州青年的反帝斗争,抗议福建当局摧残学生。由于全国各地学生的声援和英华、三一、华英等仓山教会学校学生与福建学生共同的坚决斗争,2月14日,反动当局被迫释放了张仁超。

  3月4日,美国驻华使馆派遣梅尔和北京政府外交部罗忠治等人到福州查办此案。由于美国和北京政府的授意,福建省省长萨镇冰和军阀周荫人派出军警,强迫解散学生联合会,派兵“保护”英华书院开学,并根据美国驻福州领事开列的名单,于3月31日逮捕学生林昌浩、容文能。在此期间,美国还派15艘军舰驶进闽江进行威胁,激起广大学生的强烈愤怒和反抗。1925年4月1日,共青团福州支部建立,立即投入这场斗争。4月2日至3日,仓山和福州中等以上18所学校3000余学生到省政府请愿,露宿公署要求释放被捕学生。4月7日,数千学生再次到省长公署请愿,却遭到军警的镇压,当场打死学生7人,重伤数十人,酿成轰动全国的“福州惨案”。次日起,福州全城罢市、罢课,抗议帝国主义和军阀的暴行,引起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和《中国青年》相继报道英华学潮酿成福州惨案的经过,呼吁全国各界声援福州,加速了福州学生反帝情绪的高涨,共青团组织因势利导,把福州反对文化侵略、收回教育权的斗争也推向高潮,“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打倒教会学校”、“收回教育权”,是仓山学生的公开口号和奋斗目标,运动迅速从仓山扩散到福州全市。

  1925年9月12日,福建学生联合会正式成立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翁良毓任委员长,宣传股主任林培英、委员周铭、刘镛元、林铮、王维瑜、张婉兰;交际股主任张章楷,委员赵方、黄昌明、陈琪钦、林鼎亚、林菁;文牍委员陈聚奎、苏建维;会计股委员郑友敦。9月13日至18日,决定收回教育权运动的各项事宜,并发出通告:凡教会学校必须履行下列五项条件:“一、各教会学校应向吾国教部立案并完全受其行政及课程之支配;二、不得实行宗教教育;三、学生得参与校政;四、恢复学生自由,不得干涉学生爱国运动;五、校长及教务长需聘中国人。”并且警告各教会学校在未履行以上条件之前不得开学。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还公开发行《收回教育权》小册子,以大量事实揭露帝国主义利用传教、办学校进行文化侵略的险恶用心,揭露教会学校的黑暗内幕,号召广大青年学生识破帝国主义的恶毒政策。“努力去收回教育权运动,使他们的诡计尽数被宣布死刑而失败了”。指出,收回教育权运动“还不止中国民族反抗帝国主义之一种表示,也是中国教育史上开一新纪元!这是无限的光荣!大家努力收回教育权!”

  为加强对反文化侵略、收回教育权斗争的领导,1925年10月,共青团福州地委成立非基督教运动委员会,由陈公光任书记,提出一切传单、通告均以“反抗文化侵略”、“收回教育权”为口号。与此同时,共青团福州地委和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派出大批人员深入各教会学校宣传鼓动和串连,发动他们组织团体加入收回教育权运动。10月10日,仓山和福州各校学生上街游行,高呼“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收回教育权”等口号,极大地推动收回教育权运动的发展,促使教会学校学生纷纷离开教会学校,仓山的英华、华英、三一、培元等教会学校学生要求转学的达数百人,给教会学校以巨大冲击。退学者还组建仓山第一所中国人办的中学。由于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以及学生的纷纷离校,教会学校被迫向教育部立案注册,撤换外籍校长,改派不信教的中国人任校长,停开一切宗教性学科,接受收回教育权委员会审查等要求。为巩固斗争成果,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根据全国学联总会通告,关于帮助教会学校退学学生转学他校“继续求学,以利不断奋斗的要求”①,开展工作。1925年9月17日下午,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代表翁良毓、林铮、陈聚奎前往教育厅请愿,要求准予教会学校退学学生转入国立各中学学校、专门学校和大学学习,却无结果。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转而向教育界极力疏通,并多次召集各大中小学校校长会议,经过多次斡旋,以及各界民众,尤其是共青团福州地委领导的各进步团体的持久斗争,教会学校退学学生的转学问题,终于获得解决。

  福州反文化侵略收回教育权运动的迅速发展,引起帝国主义的极端仇视,严重威胁帝国主义及军阀政府的反动统治。他们相互勾结、沆瀣一气,对共青团福州地委领导的各种活动实行白色恐怖。12月23日,军阀政府公然派出军警逮捕共青团福州地委组织委员翁良毓,随后又派兵进驻福建学生联合会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逮捕了学联工农部主任周明及共青团福州地委非基督教运动委员会书记陈公光,查抄、封闭长期出售马克思主义书籍、进步报刊及《收回教育权运动》会刊的福州书店,下令通缉共青团福州地委及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领导人,白色恐怖重新笼罩仓山。福州学联立即开展营救行动,并请求全国学生联合会出面交涉。25日,福州学联会组织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由于反动军警的镇压,队伍被迫解散。省政府还派出军警封锁各校,监视学生行动,收回教育权运动暂时处于低潮。

  ①《总会通告第十一号》,1925年8月23日,载《收回教育权运动》。


  •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fzsdfz@126.com
  • 闽ICP备11007635号-1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533号 政务服务热线: